当前位置: 主页 > 运动养生 > 正文

项链_文学鉴赏_

时间:2022-05-15 来源:通草养生网 阅读:185次

都听说了吗?阿浩捡了一条项链”

“可不是嘛,听说那项链上的钻石有拇指大咧,真不知道那傻小子踩了哪门子狗屎运”

阿浩在的村庄的名字有点怪,叫高德庄。据说是因为两百年前出了个大学问家,品德高尚、为人温和,方圆百里的读书人都过来请教这位品德高尚的先生。慢慢的,隔壁村的村民都以高德村相称,而高德村的村民更是乐意接受这寓意美好的村名。

村里人家不多,住的很分散,这里扎着两三家,那布着两三户。出了门就可以远远看到,但走进还是需要一定时间,因为没有道路相连,都是一些弯弯曲曲的小田埂,走起来双手会摆出各种奇怪姿势。

阿浩从小父母走得早,从小很多事情都只能依靠自己一个人。以前阿浩父母在的时阿浩也上过几年小学,但后来家道中落父母相继离世,小阿浩只能到县里的作坊打工闲时帮村里的大叔大妈们放羊、割草。

十几年来,村里的日子都是如水般平静,村民每日晨兴而出,带月而归。直至昨天,阿浩放工回来时捡了一条项链。

那是一条镶有钻石的项链,单是那纯金链子都能让人为之疯狂,更不用说那颗钻石了。

很快阿浩捡到宝贝的消息成了村民们的谈资,同行或者喝茶总能听到关于阿浩捡到宝贝的谈话。当一条信息后者一个事实经过人们多次传播时就会出现偏差,甚至完全偏离本意。不到一天,阿浩捡到宝贝的信息就传遍了整个村子。不同的是有人说阿浩捡到的是一块黄金,也癫闲病的治疗方法有哪些有人说阿浩捡到的是一条大金链子,更有人说阿浩捡到的是外星陨石。

在村民的谈论传播下,消息传到了县上一个姓张的官员的家里。那个庄园四面环树,东面有一条小路连着大道,大门是用红油油过的,两侧贴着一副大红春联:向阳门第春常在,积善人家庆有余。

阿浩这个捡到宝贝的幸运儿此刻正赶往县里的当铺,他是在黎明前出发的,连早饭也没吃就匆匆出门而去。阿浩足够的谨慎,离村时没惊动任何一户人家,但阿浩前往当铺要卖掉宝贝发大财的消息在阿浩还没到达县城就传遍了十里八乡。

傍晚,阿浩回来了,他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常年劳作而弯曲的脊梁也挺直不少,见到村里的村民不管是否相识都热情的打着招呼。若是被问起“卖了多少钱?”“以后多多照顾,别忘了我们这些老乡亲”之类的话语,阿浩总是含糊其词的带过话题有时被问急了就涨红脸大声说一句:“夫轻诺必寡信,多易必多难”然后快步走开,留下那个村民与在旁其他村民大眼瞪小眼。

阿浩的家是一个很小的院子,院墙是用泥夯,只有两间住房,房顶上大半是芦苇只有一小部分是瓦片,每逢下雨天墙壁都会流出黄色的眼泪。院子一旁有一块菜地,那是以前阿浩母亲用锄头一锄一锄开垦出来的。门的右边是一个小木墩,木墩的底部已经发黑,但主人却没有丝毫嫌弃之意。

回到家的阿浩没有和以前一样寻找野菜而是郑重的打开菜地的围栏把长相最佳的白菜摘取出来,还拿出了足足两斤大米。阿浩把晚饭做好后没有急着开动,尽管8岁孩子突然抽搐他在不断的咽口水,他小心地把煮熟的饭菜放到锅里热着,然后转身走到门前的木墩旁,坐下,又起立,坐下,又起立,并来回在这不大的院子里踱步。

“好香的饭菜,我隔着大半个稻田都闻到了,阿浩兄弟,没想到你还有这么一手”说话的是一个中年大叔,约莫有四十来岁,穿着件黑色大衫,面色有些黑黄,眼眶陷得很深但眼睛却格外的有力,黑黑的眼珠子骨碌碌转着时而闪过一道幽光。

“掌柜的,你可算来了”阿浩快步上前迎接这位当铺掌柜,继而发现掌柜身后还有三人,其中一人披着青色长衫,红红的一张脸上点缀的几点黑痣,按相面的说法是主多才多艺,两道黑眉连成一线,给人一种不怒自威的感觉,其余两人身着黑衣一脸横肉倒也没有没什么特别之处。

“掌柜的,你身后这几位是?”

“这是县里的张树古,张大官人,另两位都是张官员的随从”

“哦,掌柜的、张官员都快往里边坐,我这就把饭菜端上来。”

背后的张官员说话了,用一种极其冷淡的语气“吃饭就不用了,我是来办正事的,不是来串门的”看了一眼当铺掌柜后再度说道:“掌柜,开始吧!”

掌柜看了一眼阿浩,又看了看张官员,最终眼骨碌一转眼底闪过一道精光,对阿浩朗声说道:“阿浩,今天你拿来的项链我怀疑是前段时间张老爷家失窃的那一条,请你那出来与张老爷对质”

阿浩哆嗦着身子红着脸小声说道:“那项链是我在放工回治疗癫痫的药有那些来的路上捡到的,我没有偷东西”阿浩像是怕他们不相信还仔细说了是在那一段路那一个位置所捡,只是说完阿浩的头埋的更低了。“好了,是不是偷的拿出来与张老爷对质一番便可得知,何须多言”当铺掌柜像是换了个人似的对阿浩恶狠狠的说道。

阿浩早已脸色煞白,双眼无神,哑着嗓子“可是……”却半天也没能说声来。这时张官员出声了:“叫你拿出来怎么这么多废话,是不是要我亲自动手?”

“张老爷,息怒,息怒,我这就替你取来”掌柜当了几十年的老板很能看人脸色行事。

“阿浩,拿出来吧,别伤了和气”掌柜一面说道一面伸手去摸阿浩的衣袋。阿浩此时没有任何动作像一个正接受审判的罪犯,默默地忍受着掌柜的手在衣服上游动,突然,掌柜叫道:“找到了,找到了”。

掌柜拿着一条项链走到张官员面前问道:“张老爷,你家丢失的项链是不是长这样?”

“是的,就是这条项链,这是内人今年高价让一位老师傅打造,可以说是独一无二”

“好了,看来事情已经明了,把这小偷押下,关到牢里去”

“是”那两黑衣壮汉上前把身子依旧哆嗦的阿浩绑了起来。

翌日,一名身穿绿色长裙的女子来到高德村,听闻阿浩被关入牢房后便匆匆离去了。

张官员家,大红春联前,一绿裙女子礼貌的敲着大门。“听闻张叔叔家有一条独一无二的钻石项链,小女子特意赶来见识见识”痫颠病是怎么引起的>

门开了,开门的是一个中年妇女,妇女惊奇说道:“咱家没什么钻石项链啊!小姑娘你是从哪里听来的?”

绿裙女子脸色没有任何变化,“既然如此,那请问姐姐,张叔叔在家吗?我去拜访一下”

中年妇女见这小姑娘竟称自己为姐姐不禁多了几分好感,便客气的说:“请随我来”

“张叔叔,听闻你有一条独一无二的钻石项链可否让我见识一下呢?”

“这个好说,我这就取来”说完张官员又偷看了两眼这绿裙女子。

少顷,张官员拿着一条钻石项链回来,他很大方的把项链递给女子并借机观察那一双玉手。

片刻,女子说话了“别人都说这项链是你夫人重金打造,这世上独一无二,敢问张叔叔是否如此?”

“没错,这项链确实是独一无二的”张官员说这话时脸上带着浓浓的自豪与骄傲。

女子把项链递回给张官员,从包里取出一物,问道“张叔叔,你看这是何物?”

张官员的脸色开始不自然了,低沉地问道:“姑娘,你这是何意,我不明白”

绿裙女子笑着对他说:“给你讲个故事吧,从前有个将军的女儿出门游玩不幸遇难是一个傻小子救了她,女孩要把一对项链的其中一条送给那个傻小子,但傻小子没有接受,女孩气鼓鼓的把项链丢下就跑开了,那却小子傻傻的到当铺去打听女孩的消息。故事到此结束,你明白了吗?”